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关于本站 家电信息网--《家电信息》杂志欢迎您!
首页 > 质量生活 > 正文

洪崖先生与洪崖丹井

2016-01-01 17:26:10   来源:南昌晚报   编辑:家电信息网--《家电信息》杂志   点击:
  ■故事传说征集一等奖作品欣赏

  (胡仲瑜)

  南昌梅岭湾里区,有口“洪崖丹井”。此井年代久远,相传是黄帝时期的洪崖所建。

  洪崖是何许人呢?

  洪崖本是黄帝身边颇受宠信的乐师,传说他名叫“伶伦”,这“伶”,含有艺人或戏子的意思。他通晓音律,机敏善感,不但捧起陶泥乐器能奏出悦耳的曲子,就是摘片树叶,也能吹得僵蛇起舞,倦鸟忘归。当年黄帝及部落民众无人不是他忠心的“粉丝”……

  可是有一天,他却悄然离开了他的富贵之乡,去寻因一场瘟疫而失去生命,遗体明明长眠于地下的父母了。这不是患神经病么?那场瘟疫来得令人猝不及防,很多人都遭受了失亲之痛,居然真有患神经病的,不吃不喝,也不睡觉,不久也一命呜呼了。洪崖到底算是一位“先觉”,因为早在瘟疫发生之前,他就有过梦兆,梦见父母瞬间变身成一对鸟儿,接着振翅高飞,一直朝南飞去,直到被乌云掩遮,了无踪迹……

  因此他虔信父母之死,不过是蚕虫蜕变、秋蝉脱壳,只要如梦所示,往南方去找,还是能找到父母的精气神的。于是,他去寻找父母,行前连最要好的朋友荣将都没招呼一声,就凭这身健硕的身体,渡扁舟,踩荆刺,餐风露宿,来到梅岭这座像龙出云雾的大山时,人虽然瘦得皮包骨头,但他又惊又喜的是,终于遇到了一个与自己母亲如出一胎的妇人。起先,那妇人见他身穿麻衣,足蹬麻鞋,以为他是天外来客,吓得浑身打抖,但通过“唔”“哦”的善意招呼与手语交流才知道来者硬要认他做“妈妈”。更让洪崖惊喜的是,那妇人回身一阵叽哩哇喇叫喊,山脚边所有草棚子里的人都笑哈哈地跑来看“天外来客”,其中一位居然长得与他父亲一模一样,只是皮糙肉黑,个头矮小,浑身赤膊,腰上扎着一张兽皮……

  这天晚上,洪崖受到了当地人的盛情款待。他们集聚在草棚附近的中心坪场上,燃起了篝火,大块大块地啃食着从火堆上取出的兽肉,洪崖也趁这当儿用兽骨磨成的骨针为五痨六伤的人针扎刺病……仅仅一夜之间,这个来历不凡的异人,就成了令人刮目相看的圣人,受人尊重,让洪崖感到俨然成了此地的黄帝了。

  洪崖原本就来自大地方,广识博闻,加上个头大、力气大,即使用用木耜耕地种稻也是个好把式,渐渐地当地人就当他是众人中的“领头羊”了。因此,当地人十分喜欢这个会吹箫,几乎什么都会的先生,为他送狗崽、猪崽,做草棚,让他长住下来。

  自然,洪崖也偶然会发现自己具有迥异常人的身体潜能。一日夜间,他在草棚靠壁的草堆上盘腿枯坐,忽然感到五内俱空,恍兮惚兮,似乎头颅和身体全都没了。黎明时,竟然还能听见从天上传来的隐隐约约的乐曲声,也不知是用什么乐器奏的,反正世上从未听过这种音乐……因此每到深夜,他都习惯朝朗星密布的天河眺望。心想:不管此地是天堂,还是地狱,我都要修出与世相通的道路来,让当地人摆脱封闭,知道天外有天;可惜这里人连仓颉发明的文字他们都不认识,实在连精神都变得十分贫困了。

  次日,一个居民去山上提罐取水,刚刚上山,就被蛇咬,脚部红肿起一大块。洪崖连忙用藤条为他扎腿,用骨针挑烂伤口挤出毒血,洗净了伤口又用半边莲捣烂敷在伤口上……之后,他就下决心要在草棚附近筑口井。这口井,他用山体塌方滚下来的石料做造井材料,用石刀、石铲、木棍作挖土工具,藤绳藤篓作传土装土工具,一直挖到井下冒出清泉为止,大家才松了一口气。

  往后,洪崖就用这井水熬制汤药,甚至是炼丹,施行道者的济民之术。再往后,文人知道旧时南昌曾称“洪州”,于是让伶伦也跟地名姓“洪”,这样洪崖与洪崖丹井沾了点地气,不想出名都身不由己了。

  若干年后,一个科场失意的许仲琳先生,厌恨官场的腐败与主考官对熟人“恰故利”的舞弊行为,看破红尘,到处寻觅仙踪,路过洪崖丹井,因他从茶馆中早就听过纣王无道的传说,便发誓要收集资料,以便把在中国民间流传甚广的武王伐纣的故事,编成“封神演义”一书。这真假掺半的神话小说,成书后因未避讳老子、孔子之名,不但老子、孔子的徒子徒孙看了会瞠目,对孔子推崇到极至的封建帝王看了也会万分尴尬的。因为书中虽说老子(李老君)、孔子也是神仙,但他们上面还有师傅——这就是从实践道路上一路走来的洪崖——在书中,这个小地方的隐士居然成了“洪君老祖”(或书印成“洪钧老祖”),坐上了大道的头把交椅,实在会让人犯点迷糊。

  “先有洪君后有天。”全国民间一直有这种说法。可见百姓对神话还是喜闻乐见的。因此,我坚信许仲琳先生是全国人,才如此看重洪崖。为什么可以如此武断?我用的是现代法律允许的心证方法:一则全国是道教的发源地,《水浒传》里的龙虎山至今仍有张天师的后辈;二则《封神演义》里的人物多半取之于史实,但用木排作武器打仗的神仙却是任何神话中都没有的,而全国自古至今都出木排,譬如南昌贮木场退休排工吼唱的排工号子,经记录整理,据说还要向联合国科教文组织申报成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呢。三则是,洪崖济民于世,合道德,当称道人;早老子出生两千多年,当称先师。如此之下,我看洪崖与洪崖丹井的文化意义,就非同一般了……

  那口洪崖丹井正像中国肚脐眼下的丹田穴,能聚会真气元气,自有一股正能量;洪崖则是黄帝时期的杰出的人民代表,虽然时隔四五千年,但我仍然视他是宇宙的星辰,光照古今,能为后人开慧启智。于是,我作此文,并朝着湾里的方向三鞠躬,虔诚认真的模样就像雅士政客拜黄帝陵……

上一篇:南昌:南站东站房新候车室元旦启用
下一篇:抢红包的感悟